• <menu id="c626m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626m"><nav id="c626m"></nav></menu>
  • <nav id="c626m"></nav>
    用戶登陸  帳號 密碼 熱點:
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行業新聞 視力保護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)

   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

    原標題: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

    ——從敢闖敢試到先行先試的深圳實踐②

    未來的深圳會是什么樣?

    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,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畫出“三步走”的施工圖:2025年,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;到2035年,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,成為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范例;到本世紀中葉,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屹立于世界先進城市之林,成為競爭力、創新力、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。

    從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,到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,再到競爭力、創新力、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。創新,始終是深圳發展的核心詞。

    這是深圳的使命,也是深圳的價值。

    習近平總書記說,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。深圳經濟特區40年的發展,是一部關于創新的奮斗史;深圳經濟特區未來的征程,依然是一本關于創新的宣言書。

    突破“增長的極限”,深圳的答案是創新

    習近平總書記說,改革開放40年來,我們靠不懈奮斗闖出了一條新路、好路,實現了從“趕上時代”到“引領時代”的偉大跨越。在這個歷史進程中,經濟特區是公認的重要方法論之一。

    在“殺出一條血路”的“趕上時代”,深圳一直大膽地闖、大膽地試,以創新精神進行市場經濟體制改革,成為改革開放的代表作;在“走出一條新路”的“引領時代”,深圳以先行者的標準要求自己,堅定實施創新驅動發展,成為高質量發展的排頭兵。

    無論是陸域面積,還是自然資源,深圳是一個有著明顯傳統發展模式“天花板”的城市,但是深圳一次次擺脫成長的制約,一次次突破“增長的極限”,一次次刷新發展的高度,憑的是什么?就是創新。

    回首深圳經濟特區走過的40年,創新是深圳動力不竭的發展密碼。

    沒有創新,我們可能會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迷戀于貿易帶來的利潤,錯失鍛造實業之基的時間窗;

    沒有創新,我們可能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會陷入“三來一補”的路徑依賴,錯失從加工到制造轉換的時間窗;

    沒有創新,我們可能會在新世紀之交滿足于深圳制造崛起而止步不前,錯失由制造邁向創造的時間窗;

    沒有創新,我們可能在應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選擇慣性前行,錯失搶占戰略性新興產業先機的時間窗;

    沒有創新,我們同樣可能在今年受到新冠疫情沖擊時失去主動,錯失率先實現上半年經濟增速“深V反轉”的時間窗。

    對于深圳,習近平總書記一直高看一眼。2012年12月,總書記離京考察第一站就來到深圳,向世界鄭重宣示堅持改革開放的堅定決心,要求深圳“充分發揮特區人敢為天下先的精神”。2015年初,總書記對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深圳“大膽探索、勇于創新”。2018年底,總書記再度對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深圳“踐行高質量發展要求,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”,“朝著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方向前行,努力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范例”。

    成為國家戰略中的“先行示范區”,深圳的任務更重標準更高。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樊綱認為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就是經濟特區的升級版。中央對深圳的要求始終一以貫之,就是要從全局謀劃一域、以一域服務全局,圍繞急需突破的重點和難點繼續先行先試,形成更多可復制、可推廣的經驗和制度,以“一子突破”求得“全盤皆活”,以“一馬當先”帶動“萬馬奔騰”。

    “全國的一面旗幟”:制度創新激勵科技創新

    2018年全國兩會,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廣東團審議時指出:“這些年,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成為全國的一面旗幟,要發揮示范帶動作用。”

    “全國的一面旗幟”,是對深圳科技創新的極高評價。

    2016年,深圳的GDP是1.95萬億元;2017年,深圳的GDP是2.24萬億元;2019年,深圳的GDP是2.69萬億元。自從2011年邁進“萬億元城市俱樂部”之后,深圳不僅實現了經濟總量的翻番,而且一直保持著穩中有進的增長速度。深圳的高新技術產業,和GDP保持著同步增長。2010年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產值突破萬億大關,達到10176億元。從1萬億到2萬億,時間則是7年時間。2017年,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產值達到21378.78億元,2019年則是26277.98億元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深圳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2019年突破萬億關口,達到10155.51億元,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引擎。今年上半年,深圳經濟增速從一季度的負6.6%“大逆轉”至上半年的正0.1%,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中流砥柱。深圳市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,戰略性新興產業今年上半年實現增加值4498.16億元,增速較一季度回升8.7個百分點。另一個積極的信號是:今年上半年,深圳共新登記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1.7萬戶,同比大漲38.5%。

    “要發揮示范帶動作用”,是對深圳創新引領提出的極高寄望。

    產業層面的科技創新,支撐力量來自制度創新。“旗幟”的示范帶動,就是要求深圳繼續探索跟實際相匹配的制度激勵。關于深圳企業的崛起,一直有一個“深圳之問”。本世紀之初,前來考察的兄弟省市會問“深圳之問”:為什么深圳能夠培育出華為?現在的“深圳之問”,定時出現在《財富》世界500強榜單公布之際:為什么世界級民企在深圳群體性崛起?

    不同時期的“深圳之問”,答案基本一致:市場經濟是基石。為什么深圳能夠培育出華為?深圳的一位老領導說:華為不是培育出來的,是自己長出的。因為營造好生長的氣候,森林里總會長出幾棵大樹。為什么世界級民企在深圳群體性崛起?深圳的一位知名商會會長說:這是一個必然結果,原因就在于深圳是民營經濟自由生長的熱土。

    從2017年開始,深圳每年都會推出“我在深圳等你”的宣傳片。華為、比亞迪、大疆,這三家每相隔十年誕生的代表企業,是2019版本的開場。作為“深圳之問”的當事人,任正非們的回答如下:

    “深圳有一個很好的創新環境,法治環境、市場環境都會比別的地方好。”1987年用2萬元創立華為的任正非,如此評價城市;

    “比亞迪和深圳一樣,充滿了創新的血液。”1995年從一個車間開始創業的王傳福,如此講述感受;

    “大疆的快速發展,離不開深圳良好的營商環境。”回顧2006年開始的企業史,大疆總裁羅鎮華如此表達感謝。

    沒有制度創新的激勵,就沒有科技創新的今天。知名媒體人秦朔撰文直言:深圳幾十年的歷史再次證明了經濟發展中顛撲不破的道理,也證明只要堅持“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”,中國就能創造出可堪媲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奇跡。

    落筆“科創雙中心”,構建全過程生態鏈

    2019年,深圳迎來“雙區驅動”,也進入“科創雙中心”建設的新階段。年初的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,確定大灣區要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;8月中央發布的先行示范區文件,明確要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。今年3月,科技部、發改委等五部委聯合發文,首次正式提出“深圳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”。繼北京懷柔、上海張江、合肥之后,深圳成為中國第四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。

    “科創雙中心”,就是指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和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。科技中心重應用,偏產業;科學中心重基礎,偏研究。綜合研究開發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表示,“這兩個中心不僅是國家重大的科技創新的戰略布局,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建設的需要。”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認為,從漸漸涉及核心技術的研發,到推進以基礎研究為主的科研機構發展,加強科學研究,深圳遵循的是從“E(engineering,工程)——T(technology,技術)——S(science,科學)”路徑。在他看來,從“E”到“T”再到“S”,就是科技創新的深圳模式,是深圳不斷向源頭技術進發、不斷提高自身創新力的表現。

    落筆“科創雙中心”,深圳近幾年全力構建“基礎研究+技術攻關+成果產業化+科技金融”的全過程創新生態鏈。尤其是基礎研究,是創新的筑基工程,是創新的源頭跑道。

    發力基礎研究的政策信號,出現在市委書記王偉中履新深圳后的第一次公開報道中。2017年4月11日,王偉中會見石墨烯發現者——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教授安德烈·蓋姆爵士,向這位2010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發出落戶邀請。八個月后,深圳蓋姆石墨烯研究中心正式成立,成為深圳組建的第五家以諾貝爾得主命名的實驗室。目前,深圳的諾獎實驗室已有11家。入駐南方科技大學的格拉布斯研究院,是深圳官方認定的首個諾獎實驗室,研究院在成立當天的報道中亮出志向:“培養諾獎級人才,做出諾獎級成果”。

    制度創新不可或缺。2018年11月,深圳關于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實施辦法獲市委常委會原則通過,鼓勵自由探索式研究,鼓勵0到1的創新。2019年7月,被稱為“科改22條”的《深圳市科技計劃管理改革方案》出臺。通過新設、整合、拓展、優化科技計劃項目,“科改22條”力求形成總體布局合理、功能定位清晰的“一類科研資金、五大專項、二十四個類別”科技計劃體系。起草者表示,改革方案體現了“體系架構市場化、關鍵環節國際化、政府布局主動化、高校支持穩定化、人才支持梯度化、深港澳合作緊密化、國際交流全面化”等特色,能夠為先行示范區建設提供重要支撐。

    與此同時,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建設版圖日漸清晰:以深港河套地區為核心的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啟動建設,這里將成為科學中心的門戶區;99平方公里的光明科學城,則是科學中心的核心承載區,重點布局科學設施集群、科教融合集群、科技創新集群“三大集群”;西麗湖國際科教城匯聚眾多高校和科研機構,聚焦變革性技術關鍵科學問題,成為科學中心的突破區。 (深圳報業集團記者 錢飛鳴)


    來源: 深圳特區報

    推薦圖文

    • “世界建筑奇跡”上海深坑酒店明年建成/“世界建筑奇跡”..
    • 探秘包頭市體育館(圖)/探秘包頭市體育館..
    • (圖)青島五座景觀橋飛架中央智力島(圖)青島五座景..
    • 聚焦世博會建筑魅力聚焦世博會建筑魅..
    • “人人重慶”280米雷人新標桿/“人人重慶”28..
    • 中國首個游戲古鎮落戶天津濱海新區/中國首個游戲古鎮..
    火狐体育网址